凡凡凡小五

爱一对cp的最高定义是不拆不逆

【瓶邪】困

上课无聊玩了个朋友圈关键词点梗,估计是那节课真的催眠,有个朋友评论了一个“困”字。于是有了此篇。
  文笔不好,人物上尽量不ooc吧。
  虐点很低,从来不会看虐文,一丁点儿都不,更不用说写虐的东西了。但是最近吧经过三石太太的努力我觉得我真的虐点变高了不少。于是……划重点:【blx的小可爱小漂亮就看到分割线之前就行啦!】
         ——以上。祝阅读愉快。

虽然十年已过,虽然天真不在,咱们吴小佛爷心里却一直认为张起灵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以前一起下斗,张起灵永远是最警醒的那一个。他觉少,睡眠状态也都很浅,却好像从没见过他露出疲态。
  但是……
  “小哥?小哥别睡了!张起灵?闷油瓶?张狗……”蛋。吴邪咽咽口水,嘿嘿一笑:“那什么,你怎么又睡着了啊?快吃饭了,你清醒一下。”
  张起灵一双黑眸直勾勾盯着吴邪,看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柔顺的刘海软软地搭在额前,柔和了毫无表情的面部。
  吴邪心说这他娘的看着比小满哥可爱多了好想上手摸啊!然后终于承受不住那道目光,转身走了。“你你你你赶紧的吃饭了。”
 
  嗯,打从长白山里把看门的张大爷接到雨村以来,吴邪日常怀疑一遍这丫的真伪。
  如今的张起灵,每天除了吃饭巡山喂鸡耍刀以及偶尔被吴邪胖子拉去干些稀奇古怪的事儿,其他时间都在睡,要么就是在进入睡眠的状态中。重点是他睡觉的时间占了一整天的大半以上啊!
  有时候哥仨窝沙发上看电视,这边吴邪胖子东拉西扯吵得热闹,那边扭头一看,小哥已经睡着了。
  “特么以前老子跟天花板做情敌,如今天花板都吸引不了他了?这是准备睡着养老吗?!”吴邪压低声音对胖子吼。
  胖爷耸耸肩表示反正你只要人在你眼皮子底下待着,他乐意睡你就让他睡吧总好过一不留神又不知道蹿哪儿玩命去了。
  于是吴邪消停了几天。

  然而也只是几天。
  大概是闲的慌,吴邪决定把小哥嗜睡之谜给解开。
  首先在纸上罗列了几个可能性:
  1,这个张起灵是冒牌货。
  2,张起灵在青铜门里认真履行看门任务,极少睡觉,所以出来了需要大量补眠。
  3,张起灵病了,嗜睡症。
  4,张起灵在准备大行动,所以提前补眠。
  5,雨村这天花板不好看所以他只能睡?
  ……写完第四条吴邪突然慌了,接下来思绪混乱,看看自己第五条写的东西,烦躁地扔了笔。
  他娘的老子费这么大劲把你弄出来你要是还玩失踪老子一定发悬赏令追杀你!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敢接这个悬赏就是了……

  然后当天晚上吴邪做噩梦了。
其实他这几年一直就噩梦不断。不过住进雨村以来每次他做噩梦,总会听到一个安稳的声音在旁边说——我在。所以他倒是很久没有从梦中惊醒了。
  可惜今晚这个噩梦……一会儿是青铜门外那双淡漠的眼眸和那声轻飘飘的再见,一会儿是蛇沼里冰冷的“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一会儿是张家古楼强碱区的死寂,一会儿是那声虚弱的“还好我没害死你”……然后,吴山居楼下看着张起灵的背影,他喊着小哥,对方却没有理会,就那样孤独地走自己的路。他追上去,却一脚踏空跌下悬崖……
  “吴邪?吴邪!”他在空中挣扎,听到有人喊他,他想睁眼,却发现眼皮不受控制。他挥舞双手,妄图抓住一点支撑。
  他抓住了,是一双手,微凉,骨架修长。手的主人说:“吴邪,别怕,我在。”
  他惊醒,满头冷汗。旁边是张起灵。
 
  “所以小哥你……”
  “刚过来的时候,有次起夜发现你做噩梦,我叫了你,你没醒,但是似乎又睡得安稳了。”张起灵递了一杯水给吴邪,开口是淡然的语气。
  吴邪一时心情复杂。他娘的还嫌老子陷得不够深吗?每天不睡觉守着老子你要是对老子没那个意思老子放小满哥咬你了!
  再想想张起灵几乎雷打不动的巡山——那是体力活儿,也费精神。吴邪终于明白这丫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困了。
  叹了口气,把水杯放床头柜上,跟张起灵对视:“那什么,小哥,其实……之前赶路的时候咱俩不是挤一间房嘛,那时候我觉得我睡得还行……要不……你别误会啊我就是,你这样晚上不睡觉守着我我过意不去,要不就咱俩还一起睡?”
  说实话这段话虽然说得磕磕绊绊但说完吴邪突然就不紧张了。
  按胖子的话说:你俩就差临门一脚了,也不知道都在纠结什么,胖爷我看着都难受!人小哥话少不愿意开这个口你丫就不知道主动点?
  他静静地等着张起灵回答。
  张起灵轻轻叹了口气,翻身上床,顺带着让吴邪躺下。吴邪带着笑任他把被子拉好,转头看他的侧脸。张起灵抬手轻放在吴邪双眼之上,轻声:“睡吧。”
  吴邪轻声回:“小哥晚安。”

  打那之后张起灵极少再犯困。倒是吴邪,偶尔会困得起不来床?被张起灵或胖子喊起来吃饭的时候还一脸怨念?坐都坐不安分非得趴着?
  胖爷表示大智若愚大智若愚。

————分割线小裱贝————

  再后来……吴邪又开始做噩梦。
  “张起灵你丫最好快点回来哄老子睡觉!”

   而某旮旯地里,吴邪的师父一脸痞笑。“哑巴,你说是我那徒弟先熬不过去还是咱俩先熬不过去?”
  张起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开口。他双目发红,整个人显得很疲惫。他已经……几天没睡着了?不记得了。 
  困。很困。
  但是睡不着。习惯了伴着枕边人的呼吸入睡,如今的他怎么可能睡得安稳?
  他看着眼前的一片黑,闭了闭眼。画面变成鲜红,然后慢慢拉开,是吴邪的脸,夸张地咧着:“艹了,最近是怎么了一直流鼻血?他娘的老子要熬凉茶喝了!”
  他猛地张开双眼,不敢再合上。
 

 

评论

热度(19)